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阿里巴巴为什么联手义乌?品牌、尊严以及未来,听听这里的年轻人怎么说

人间四月天 天下网商公众号 297 0

摘要: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李丹超,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6 万多家店铺,就有 6 万多家中小微企业。义乌国际商贸城,从一号馆逛到五号馆,起码得预留大半天的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李丹超,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6 万多家店铺,就有 6 万多家中小微企业。

义乌国际商贸城,从一号馆逛到五号馆,起码得预留大半天的时间。

从外表来看,这里依然沿袭着商业最初的形态,人们挑选货物、砍价、随手搬走;从细微处看,商铺主人换上了年轻面孔,来来往往找货的外国人少了,还在播放“斗地主”音乐的手机屏幕上,跳跃着光速之外的订单信息。

6 月 19 日,义乌市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战略合作协议。这是继 2016 年被写入G20 杭州峰会公报后,eWTP在全球的第 5 个试验区。根据协议,双方将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推进eWTP与义乌实体市场融合发展、创新进出口贸易模式、共建智慧物流枢纽、发展新型贸易金融等。

年轻商人们早已听闻这则“通关密语”,多数人的视角里,这可能是他们手中生意再次“鸡毛飞上天”的一次机会。

关乎这座商贸奇迹之城,我们找到了当下义乌年轻商人的三张面孔。

一张订单支付了两个星期

做环保母婴用品的王井华,把所有的销售渠道都赌在了线上。

2018 年 6 月,有个尼日利亚小伙通过阿里巴巴平台找到王井华。接下来的两天,小伙子参观了王井华的工厂、签下一笔 120 万的订单合同,虽然一再叮嘱订单很着急,但直到坐飞机走的那天,小伙子也没打过来一分货款。

尼日利亚,对于王井华手里的婴秀母婴公司来说,是个只存在于地图上的非洲地名。他和员工们一致认定,这肯定是个来骗吃骗喝的小伙子。

然而这个“骗局”似乎没有立刻终止。小伙子到了广州以后发来信息:我可不可以先付两万人民币做定金。

按照行业惯例,要30%的货款做定金,怎么着得先付 30 万,但小伙子只是一直强调“赶快生产,如果两周内拿不到货,自己在尼日利亚的第一张单子就黄了。”

脑中依然疑虑重重的王井华,准备好面料,对于何时下手裁剪依然下不了决心。又过了四天,小伙子回到尼日利亚,发来了一张一万美金的水单。

“水单是手写的,还没有盖章,以前跟欧美国家做生意哪里见过这样的水单。”但王井华决定豁出去了,说不定人家那边的水单就是这样的呢,先把货赶出来再说。

这可能是王井华最大胆的一次。这个 2012 年来义乌创业的年轻人,自以为深谙母婴用品市场套路,上市的第一批母婴环保类产品却在国内市场遭遇惨淡。直到 2014 年在阿里平台贷款、 2015 年组建电商团队转战海外市场,公司才开始起死回生。应对尼日利亚小伙的这一波操作,着实不像一位心有余悸的企业主所为。

最终,这个“骗局”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小伙子以一天一万美金的结算速度,连续付了两周之后,货款终于交清了,王井华的这批货也立马走空运到达了尼日利亚市场。

小伙子后来成了王井华的稳定客户,而这批环保尿布打开非洲市场的速度完全超出了预期。尼日利亚、乌干达、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的非洲客商,纷纷找到了王井华在阿里国际站、速卖通上的店铺里。

那些地图上的非洲地名,被王井华拿下了。

“非洲市场潜力大,做跨境电商却在物流、通关等上都有硬伤。要不是我们对当地结算模式有了些了解,做生意很慌的。”王井华提到了马来西亚,这个eWTP的第一个海外试验区,给他带来不少大客户,数据化的介入让过去需要一周时间才能解决的出口报关、外汇等流程缩短到了两天。

把中间商带成了竞争对手

何栋明说,他准备开家电商运营公司,专门帮义乌那些小微企业去网上卖货。

不经商的义乌人绝对是当地的稀缺物种。何栋明的父母,摆摊卖过保暖裤和袜子,何栋明自己,大学毕业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办厂子卖头饰。他的身边,朋友、亲戚,每个人、每个家族的创业路子都惊人相似。

无奇不有、无所不能。义乌国际商贸城经营的单品超过 200 万个,何栋明笑说,如果你想在义乌开开家工厂,什么配件都能找到。

而当义乌用“全球小商品聚集地、万国创业家”等这样的词来烘托创业热情的时候,何栋明却说,身边那些曾靠着小生意发家致富的亲戚朋友们,很多正苦于货款被迟迟拖欠,对于互联网他们仍是敬而远之:做好做坏的都有,不敢进入!

这也是何栋明想帮他们做电商的原因。

在网上找生意之前,何栋明不是个长性的人。干头饰生意没几年,就去做内衣了,后来干脆卖了设备亏了一百多万。 2015 年左右,他决定和发小一起重新做饰品生意,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家网店。

所以,在阿里 1688 平台的记录中,何栋明的龙雅饰品已经存在 14 年了,但真正发力却是近两年的事。

“平台上很多跨境电商企业找到我们,要来买我们的货,一年时间龙雅做到了行业TOP商家。”何栋明说,他们主要的出口渠道还是通过线上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卖出去,每年的增速在30%以上。有一对义乌的小夫妻专门做跨境电商,一开始从何栋明那里拿货去卖,后来看行情好,干脆自己也做起饰品来了。原材料就地取材,每年竟能做出七八百万的产值。

现在,何栋明在 1688 上开了 5 家店,每家店对应不同的商家。几天前,有位外商在平台上和他聊得投缘,两人加了微信,一个说着英文,一个说着中文,靠着翻译软件签下了一笔订单。

国外大V为义乌产粉底液点赞

平日的义乌国际商贸城实在有些冷清。

这家写着“美时”招牌的化妆品商铺却有些不同的情景。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有两对外国客商进去问询,其中一对还现场签下了订单。

“前几年直接来店里的外国客商更多,现在很多客户都直接从线上下单,这个你们可以找我小叔子。”说话的,是美时化妆品有限公司创始人的儿媳吴剑晶,负责线下销售;她的小叔子陈飞,负责线上平台和产品研发;他的丈夫则负责整体战略和管理。

在美时,家族企业的接任者们有着极其明确的分工。

从 1999 年创立公司,陈飞的父母就把产品消费群体定在了海外。十年以后,家族企业面临交接,市场也出现了颠覆性的变局。陈飞被派去攻克电商平台的那些漏网之鱼。

有意思的是,很多漏网之鱼居然都是自己游向了渔网。

“因为美时在国外有自己的品牌输出,所以很多外商都是直接冲着品牌来的。”有一次,陈飞收到一张外商发来的照片,打开一看,是一瓶被用完的美时粉底液,外商指定就要这款。后来他才知道,在国外的社交媒体上,这瓶粉底被大V做了好评分享,一夜爆红了。

美时在阿里国际站、 1688 等电商平台上收获的订单,大都是小额批发或个性化定制产品,订单量比较小,但满足了海外中小商家对中国品牌的期待,业务范围也从欧美市场拓展到了南美国家。

马云曾说,阿里巴巴要通过数字技术,搭建商业基础设施,帮助全球更多中小企业和年轻人融入全球化,让更多的人从普惠贸易中获益。

中国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期待着从OEM到ODM,一个字母之差,是为品牌和尊严。

对于品牌,王井华甚至已经和外商干起架来。“最开始给欧美品牌做贴牌,让我们业务发展受限很多,现在‘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订单多起来了,他们愿意给我们品牌做代理,业务的人也越干越有劲了。” 有个法国客商找到王井华,为了打破他对产品的不信任感,王井华提出做业务PK,看市场认可谁。

三轮PK下来,王井华赢了。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上一篇:5个月牟利1600万,跨国色情直播团伙被连锅端 下一篇:任正非表示华为还在增长 愿意与美官方对话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本站由阿里云提供计算和安全服务 X3.2   Copyright © 2017-2022 麦秸秆网豫ICP备15000805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