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太空放卫星大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人间四月天 财经世界 1091 0

摘要:  1、亚马逊加入“太空竞赛”在SpaceX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发射成功1个多月之后,亚马逊向FCC提交发射3236颗卫星的Kuiper计划,而项目首次露面于今年4月在亚马逊给国际电信联盟的一份

1、亚马逊加入“太空竞赛”

在SpaceX首批60颗Starlink卫星发射成功1个多月之后,亚马逊向FCC提交发射3236颗卫星的Kuiper计划,而项目首次露面于今年4月在亚马逊给国际电信联盟的一份文件中。

作为亚马逊Kuiper互联网卫星计划的一部分,这3千多颗卫星将被分入98个轨道平面,飞行高度在海拔590至630公里之间,但卫星何时发射及组网并未披露。

亚马逊并不是唯一准备发射卫星提供宽带服务的科技企业,它将面临与SpaceX、OneWeb、铱星、波音等公司的竞争。其中目前以Space X的“星链”计划发射规最为庞大。

“星链”计划向低地球轨道发射约11943颗Starlink卫星,这些卫星将组成两个卫星群:第一个包含4409颗卫星,第二个包含7518颗卫星,两个卫星群都将提供覆盖地球每个角落的平价互联网服务。

2018年2月22日,Space X首次发射了两枚Starlink的测试卫星(Microsat-2A和Microsat-2B)。

2019年5月24日,Space X利用猎鹰9号成功发射了首批60颗Starlink组网星,每颗卫星重约500磅(227kg)。这60颗作为测试用的卫星无法互相之间直接通讯,但它们可以与地面通信然后自己调整位置。因此这批卫星将用于测试如何最安全地将Starlink的所有卫星部署到550公里轨道上,目前已经有约50颗到位。

Space X的“星链”至少还需要6次这样的每次携带60颗卫星的发射成功后才能开始提供小范围的互联网覆盖,而还需要18次类似的发射才能提供适当规模的互联网覆盖,且Space X须在6年内完成首批计划发射卫星数量之一半,即2200颗,还需要36次类似发射。

2019年除了Space X的“星链”完成首次组网发射,仅晚于Starlink首次发射4天的OneWeb也在28日完成了首次6颗通讯卫星的发射,由欧洲航天局的联盟-STB运载火箭送至1200公里的高空以同步方式绕地球运行。

建立于2012年OneWeb计划通过发射650个小卫星到低轨道创建覆盖全球的高速电信网络,另计划1330颗卫星送入不同高度的太空中,使该公司卫星总数达到1980颗。

2、太空竞赛起源:前后两代“铱星计划”

而这些公司之所以要建设卫星通讯网络,一个原因就是目前作为主要的通讯传输通道的光纤电缆的铺设成本太过高昂,特别是针对于地球的偏远角落,要知道全球仍有38亿人没有快速可靠的宽带服务,而这些就是卫星通讯网络存在的价值。

因此人们就寻求通过在在我们的头顶放置通讯卫星来链接世界的每个角落,摆脱在通讯时地面基站的限制,而这种的思想起源来于铱星计划。

上世纪 80年代起,当时的移动市场的老大摩托罗拉提出过一个震惊世人“铱星计划”——耗资50多亿美元在近地轨道上发射77颗卫星(像铱原子核外的77颗电子:7条轨道,每条上11颗卫星),以实现全球卫星通信。

然后最终因为时代限制、成本高昂等众多因素限制,最终只发射了66颗卫星的铱星在1998年11月投入使用,但是由于没有稳定且足够庞大的客户群,铱星公司一年多后于2000年3月18日正式破产。

但是在2001年美国军方注资复活了铱星,由于一代铱星卫星发射于1990年代和2000年早期,早已超过设计寿,2010年以来不断坠毁,于是美国便开始设计并发射了第二代铱星系统Iridium Next。

二代铱星系统组建完成需要81颗卫星,耗资达30亿美元。首批10颗于2017年1月15日由猎鹰9号火箭发射,最后10颗卫星于2019年1月11日猎鹰9号运载火箭发射成功,两年间75颗卫星全部发射成功完成组网。

而正是第二代铱星系统的计划及其成功,让美国的众多企业看到了争夺太空轨道资源的可能,再度点燃了企业家探索太空、构筑卫星通讯网络的热情。

于是有了马克斯旗下SpaceX下的星链计划,有了亚马逊的Kuiper计划,有了OneWeb的太空互联网计划,有了加拿大卫星运营商Telesat的117颗高1000-1248公里卫星星座规划,有了卢森堡的LeoSat的84颗高1500公里低轨通信卫星计划。甚至像Facebook这样的纯互联网企业也希望发射自己的互联网卫星Athena,此外投资了马斯克的SpaceX和OneWeb。

随着互联网巨头亚马逊、谷歌、Facebook、苹果等的入场,特斯拉、OneWeb、TeleSat等卫星网络公司必将被卷入一场空前的“卫星竞赛”,新进的巨头或独立起家,或合纵连横,“太空竞赛”的内核或将转变成卫星互联网的资源争夺战。

3、大国主导发射,轨道空间有限

然而对于所有有志于加入太空“放卫星大赛”的企业来说,都想早点将自己的卫星放上天,否则落后一步的话,以后的太空根本没有自己卫星的位置。

全球所有国家中,目前有能力将卫星安全发射到太空运行轨道的国家有美、中、俄、欧洲、日本、印度、新西兰(美国支持),但主要还是以中美俄三国为主,且在轨卫星中70%左右为美、中、俄三国所有。

从近年来中、美、俄、欧火箭发射次数来看,俄罗斯自2014年油价大跌后发射次数明显下降,而欧盟则保持稳定,目前中美两国是火箭发射的主力,两国发射次数保持稳定增长,而2018年全球114次发射,中国成功发射火箭39枚,首次荣登第一。

且目前的发射任务多为卫星发射,2017、2018,每年全球都发射300多颗卫星,今年上半年也有178颗,估计全年超过300颗将毫无问题,每年发射如此之多的卫星让卫星产业占目前空间产业总收入的8成。

因此,截止今年上半年地球在轨运行卫星从2017年1738颗增长到2200多颗,与2012年的1167颗相比几乎翻倍,而这些卫星中中超过一半为低轨道卫星,约1/4以为同步轨道。

但是接下来几年以上企业计划发射的通讯卫星多达7600多颗,且大多为低轨道卫星,这将使得太空中的卫星直接翻两番达近万颗,而地球的低轨道几乎变得拥挤不堪,低轨道卫星相撞风险大大增加。

因此以上企业纷纷在太空计划上尽量争先,以抢占优质轨道和空间高度,因为你不抢,别人就占了。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上一篇:直击|比亚迪宋Pro正式上市 EV版补贴后售17.98万元起 下一篇:银行硝烟弥漫,支付宝、微信添把火,ETC为什么如此凶猛?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本站由阿里云提供计算和安全服务 X3.2   Copyright © 2017-2022 麦秸秆网豫ICP备15000805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