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绿城中国:别了,宋卫平!

人间四月天 乐居财经 809 0

摘要:  宋卫平乐居财经 王泽红 发自杭州绿城的宋卫平时代迎来“全剧终”。2019年7月11日下午,在杭州玫瑰园酒店,绿城中国(3900.HK)官宣了新改选的董事会名单。如之前媒体的爆料,名单中没有宋卫平的名字

宋卫平

乐居财经 王泽红 发自杭州绿城的宋卫平时代迎来“全剧终”。

2019年7月11日下午,在杭州玫瑰园酒店,绿城中国(3900.HK)官宣了新改选的董事会名单。

如之前媒体的爆料,名单中没有宋卫平的名字。宋卫平卸任绿城中国董事局联席主席,连执行董事的身份也没保留。他说:“该放下的放下,该坚持的坚持。自然而然。”

对于此次卸任绿城中国,宋卫平这样解释,“最好50岁退休,60多岁还干活是无能的表现,本来是准备2015年退的,当时中交没有答应,这次能完全退下来很庆幸。”

一天前,宋卫平对媒体还说了另一番话,“虽然离开了(绿城)董事会,但仍然是股东;历史上仍旧是创始人。希望绿城平稳发展。”这句话更像对绿城的告别致辞,言语间饱含不舍。

“绿城是我女儿”

宋卫平,一直视绿城为女儿,蓝城为儿子:“绿城是我女儿,虽然出嫁了,我还是关心她;蓝城是我儿子,他现在还小,所以我得花更多时间照看他。”

从创立到离开,绿城的24年与宋卫平息息相关。

1995年,从南方打工回到杭州的宋卫平拉上老同学寿柏年,一起创立了绿城。彼时,宋卫平36岁。从零开始,花费了将近20年的心血,他一步步让绿城成为了“品质”的代名词,将绿城打造成为了“中国教科书级的房企”。按照他个人的说法,绿城营造的玫瑰园、桃花源、�园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可以比肩伦敦、纽约等豪宅。

宋卫平是绿城的“首席产品官”,他对产品要求之严苛,近乎偏执。也正是这份偏执,成就了绿城精品的口碑。在玫瑰园的高管会上,宋卫平对产品设计不满时,会拍桌子大骂,手机和图纸经常被扔出窗外,他甚至对战战兢兢的高管咆哮,“你可以去跳楼了!”

“宋卫平在30多岁的时候领悟到了一些正确的道理,他很偏执地坚持了下来,这是他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多年后,宋卫平的创业伙伴、原绿城中国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寿柏年回忆说。

虽然暴躁易怒,但下属员工对宋卫平都十分尊敬。宋卫平的人品被同行赞誉有加,龙湖董事长吴亚军曾这样评价他:“宋卫平是一个人品非常非常好的人。”绿城陷入并购风波时,吴亚军在朋友圈发微信力挺宋卫平。

在宋卫平的带领下,绿城逐渐步入巅峰期。2009年,是绿城的高光时刻,销售额一度仅次于万科,位列全国第二。

然而,这种不计成本的打造好产品,与高负债、高成本的扩张模式,也让绿城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险境中。每一次严厉调控,绿城都会遭遇“危机时刻”。这也为后来的绿城易主埋下了隐患。

中交入主

宋卫平在绿城的权威无人敢挑战,但他却害怕女士的眼泪。有一次,一位女下属被骂哭,宋卫平显得手足无措,暴怒和责骂立刻消失,反过来一个劲地安慰,“算我错了,好吗?”后来有人总结,有这样的老板,绿城注定是没有狼性的。

“没有狼性的”宋卫平, 一度对很有狼性的融创和孙宏斌抱有极大的期望。2012年底,寿柏年带队去上海考察融绿的项目,发现了原来很难卖的项目融创都卖掉了。他回到杭州就跟宋卫平说,接班人可以考虑孙宏斌,他能补我们的不足。

经过一年的考察,2014年4月12日晚上,宋卫平在酒桌上与孙宏斌酒过三巡后,对他说,我和老寿准备把公司卖给你,你明天早上去找老寿谈吧。孙宏斌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时,在玫瑰园酒店,宋卫平对记者们说,出售绿城股权是我一生中最正确一个决定。然而不到半年,他就后悔了。他的手机上密集传来业主、合作伙伴的投诉,宋卫平不得不找孙宏斌重新谈判,取消交易。“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经过100多天的观察,是明显不融于绿城。”

在与融创失之交臂后,宋卫平等来了央企中交集团。2014年12月23日,中交集团以60.13亿港元收购了宋卫平42%绿城股权中的24.288%股份,与九龙仓并列成为了绿城的第一大股东,宋卫平与寿柏年则共同持有18.538%。

相比 “财务投资人”九龙仓,中交参与绿城经营和管理的意愿更为强烈。2015年5月18日,中交集团增持绿城股份至28.912%,超过原并列第一大股东九龙仓的股份,成为绿城第一大股东;而九龙仓仍以24.288%的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宋卫平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了第三大股东。

接着,便是人事大变动。绿城董事会人员大换血,中交集团总法律顾问朱碧新和现董事长宋卫平共同担任董事会联席主席,中交地产董事长孙国强也进入绿城董事会,除宋卫平外,绿城原班人马已悉数退出。

三年后,宋卫平的老将曹舟南辞任绿城CEO,张亚东接任。绿城的“宋卫平时代”远去,开启了央企主导的时代。

由“绿”变“蓝”

在中交入主绿城后,关于绿城“去宋卫平化”的说法此起彼伏。

而宋卫平的行动也似乎在应证这些言论;从2016年至今,宋卫平多次减持绿城。绿城2018年报显示,中交集团是第一大股东,持股28.81%;九龙仓是第二大股东,持股24.93%;宋卫平及其配偶夏一波位列第三,持股10.8%。

而在今年4月份,宋卫平又先后4次减持绿城,持股比例从10.75%下降至10.69%。

在谈到绿城“去宋卫平化”的问题时,宋卫平曾笑称,江山代有人才出,没有淘汰时代就不会进步。“不要人家‘去宋卫平化’,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了。”

在退出绿城的同时,宋卫平开始了二次创业。他带领自己的老部下,全身心投入蓝城集团的发展,以小镇业务为主,谋划特色小镇建设、城市增量开发、城市有机更新和代建等业务领域的开拓。而对于蓝城,宋卫平是绝对掌控,持股比例高达70%。

正如他所说:“蓝城脱胎于绿城,而蓝一定会比绿好。蓝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大海的蓝好过树上的绿。”

在蓝城做得风生水起之际,宋卫平并未完全放手绿城。作为绿城的创始人和精神图腾,他一直出任绿城联席主席。

即便是在彻底退出绿城管理层之前,宋卫平仍做出了又一次布局――将老绿城人郭佳峰请回来,进入绿城中国董事会,并任执行总裁。在新组的董事会中,绿城人士占了两席。甚至有自媒体将这次董事会变更视为“宋卫平的改革”。

所有的结局,都是命运。随着宋卫平的告别,一个时代跟着谢幕了。不过,没有了宋卫平的绿城,还是绿城吗?

左:宋卫平 右:张亚东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上一篇:郭佳峰重回绿城 任执行董事及执行总裁 下一篇:中央财政投入100亿!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迎重磅利好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本站由阿里云提供计算和安全服务 X3.2   Copyright © 2017-2022 麦秸秆网豫ICP备15000805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