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良渚古城的前世今生

人间四月天 金融时报 308 0

摘要:  本报见习记者 谢愚北京时间7月6日下午,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位于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良渚古城遗址展

本报见习记者 谢愚

北京时间7月6日下午,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位于浙江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良渚古城遗址展现了一个存在于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并存在社会分化和统一信仰体系的早期区域性国家形态,印证了长江流域对中国文明起源的杰出贡献。这标志着中华文明五千多年历史得到实证,遗产地的价值以及真实性、完整性得到了世界范围的认可。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55处。

发现“文明曙光”

良渚古城遗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地处中国东南沿海长江流域天目山东麓河网纵横的平原地带,是太湖流域一个早期区域性国家的权力中心。

世界遗产申报范围包括14.3平方公里的遗产区和99.8平方公里的缓冲区,其中遗产区由瑶山片区、城址片区、谷口高坝片区和平原低坝――山前长堤片区四部分组成;遗产构成要素包括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2300年的城址,功能复杂的外围水利工程和分等级同时期的墓地(含祭坛)等,同时一系列以象征其信仰体系的玉器为代表的出土文物也为其内涵及价值提供了有力佐证。

良渚古城遗址的发掘与良渚文化的发现,经历了一个过程。1936年11月,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的施昕更先生首先在良渚镇一带发现并发掘了多处史前遗址。1959年,良渚文化被正式命名。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江苏、上海和浙江取得的一系列接踵而至的重大考古新发现,良渚文化在物质生活、聚落形态、组织结构、等级分化、精神信仰、礼仪制度和文明化进程等方面内容大大丰富。1973年江苏吴县草鞋山遗址的发掘,确认了原本被认为属周汉时期的琮、璧等玉器,是出自良渚文化墓葬中的。上世纪80年代前后,江苏张陵山、寺墩,上海福泉山,浙江反山、瑶山、莫角山等遗址的发掘,发现大量随葬玉琮、玉璧、玉钺等玉礼器的权贵大墓,同时发现莫角山等人工堆筑的巨型土台。这说明,良渚文化已显露出文明曙光,甚至已进入文明阶段。

玉器文明高峰

在古代,玉器是一种审美体现和财富象征。更重要的是,玉器和政治、宗教紧密关联。良渚遗址出土的玉器,以玉琮、玉璧等为代表,基本都是作为仪式性、礼节性的器物来使用。而仪式和礼节背后,就是秩序的确立与规则的制定。

据介绍,良渚古城遗址的出土器物包括玉器、陶器、石器、漆器、竹木器、骨角器等,总量达1万余件。其中,玉器主要作为随葬品出土于分等级墓地,总数不少于7000件,材质以透闪石为主,器型包括玉琮、玉钺、玉璧、三叉形器、冠状饰、锥形器、玉璜、半圆形饰、柱形器、玉镯、玉织具、玉纺轮等,以及圆雕的鸟、龟、鱼、蝉等动物形玉器。

玉琮是最重要和最具代表性的玉器种类。玉琮,内圆外弧,凸有四角,复杂的平面和立面,是良渚先民对宇宙空间的构想。这种蕴含着“天圆地方”原始宇宙观的筒形玉器,是良渚文化的原创器型,是对神人兽面纹所蕴含的神灵崇拜的重要载体。反山王陵出土的玉琮王,是迄今为止品质最佳、雕工最精美的大琮,它被发现于“王”的左肩上方。

玉璧是良渚文化玉器中单位面积最大的器类,这种有孔的圆形玉器,不仅选材独具特色,而且自早到晚体现出追求圆大和精致并重的器形变化趋势,彰显出其日益重要的地位。玉璧在后世演化为祭天的专用玉礼器,影响比琮更为深远。

玉钺也是良渚玉器中的重要器类,被认为是王权或军事统帅权的象征物,主要出土于高等级的男性墓葬。反山十二号墓出土的象征王权的玉钺,器身两面都雕琢着凌驾于飞鸟之上的完整神人兽面纹饰,是“王权神授”的直白表露。

或繁或简的神人兽面纹,是良渚玉器最主要的纹饰主题,也是神崇拜最直观的表现。完整的神人兽面纹上部是头戴羽冠的神人形象,中间是圆眼獠牙的猛兽的面目,下部是飞禽的利爪。这种人与兽复合、人在复合中处于显要与主导地位的纹饰,展现了环太湖地区早期稻作文明阶段的信仰特征。

良渚之最:反山墓地

反山墓地是一处修建于人工特意营建的独立高台之上的高等级墓地,位于内城西北部,与莫角山相邻。目前已发现11座墓葬,均为竖穴土坑墓,分南北两排。等级最高的12号墓在南排居中,迄今所见的完整“神人兽面”神徽都出自该墓。12号墓是反山王陵挖到的第一座良渚墓地,出土的700多件玉器,铺满了整座墓坑,后来被称为良渚“琮王”“钺王”的两件超大型玉器就在其中。墓主人生前可能是良渚王国的一位王。

世界现存良渚时期的玉器,约有两万多件,而反山王陵出土的数量就占到1/6左右,且很多器物是独一无二的。玉器不仅体现聚落规模和等级标识,也是社会信仰和精神领域的反映。反山遗址出土器物包括玉、石、陶、象牙、嵌玉漆器等珍贵文物1200余件(组),玉器占90%以上,种类丰富,制作精良,许多雕有精细的纹饰。反山墓地出土随葬品数量之多、规格之高、制作之精,为其他良渚文化遗址所未见,是迄今所见等级最高的良渚文化墓地,推测应是王陵。

中国考古协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先生生前认为,良渚古城在国内独一无二,其意义与价值可比殷墟,可称为“中华第一城”。

复杂的水利系统、成熟的稻作生产、统一的文化信仰、分化的社会阶层……良渚遗址呈现了一个文明古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世界,证实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良渚先民的生活创造,闪耀着中华文明的光芒。 (本文图片取自新华社)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上一篇:元大都与柯勒律治 下一篇:调整中仍暗藏机遇 2019上半年艺术市场回眸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本站由阿里云提供计算和安全服务 X3.2   Copyright © 2017-2022 麦秸秆网豫ICP备15000805号

返回顶部